商贸网站
与时间赛跑?豆神教育前脚刚高价卖出的子公司后脚就被执行13亿元
发布日期:2022-05-10 15:58   来源:未知   阅读: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5月5日,豆神网校关联公司中文未来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文未来”)、北京立思辰300010)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思辰新技术”)新增了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3亿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在此之前,立思辰新技术已经3次被不同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时间分别为2021年7月、8月和2022年4月,这三次的被执行总额约为185万元;而中文未来也曾于2022年1月和3月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16.69万元。

  说来也巧,立思辰新技术曾是豆神教育(300010.SZ)100%控股的子公司,今年4月29日,公司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提示性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立思辰合众科技有限公司拟向海南链众易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链众”)出售其全资子公司立思辰新技术100%股权,作价8.76亿元。

  公告的前两日,这桩“买卖”还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据当天的回函,截止到评估基准日2021年11月30日,立思辰新技术账面净资产23072.19万元,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值为38000万元,仅为“售价”的一半不到。对于深交所关注的定价问题,豆神教育解释称,本次交易定价是基于对立思辰新技术从企业实力、经营资源、行业经验、资产规模等方面的价值做出的综合判断,并结合立思辰新技术名下资产的市场价值情况做出的合理定价,符合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据悉,立思辰新技术成立于2006年8月7日,主要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推广等。曾是立思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IPO的服务及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的实施主体。立思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豆神教育前身。

  据公告内容,受让方与豆神教育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构成关联交易,且受让方不属于“失信被执行人”。而办理股权变更后,赣州阿卡普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成为了此次“接盘”的海南链众的控股股东。通过天眼查的股权穿透,最终实控人中传金控(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由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牵头成立的。

  有意思的是,立思辰新科技前脚刚卖出、做完股权变更,后脚就被执行了1.3亿元。“踩点”这么准的背后,或是公司在与时间抢跑,尽量为上市公司争取更多的时间和资源以度过艰难时期。而对于此事,记者多次致电豆神教育,但均无人接听。

  公告中,豆神教育此次卖资产是“迫于无奈”:因为行业环境及“双减”政策波及,短期内达到“双减”之前的业务规模及发展趋势存在一定困难;同时,长期以来公司累积较多有息负债,由于教育行业的经营环境发生较大变化,金融机构停贷、停展期,部分甚至要求提前收回本息,导致公司现金流较为紧张。此次出售立思辰新技术全部股权,资金主要用于归还金融机构借款,以优化公司资产及负债结构,化解公司债务危机,降低流动性风险,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

  豆神教育提到的“双减”政策于2021年7月份落地,政策的改变确实对K12教育带来了冲击,但另一个因素或是公司自身的经营问题。早在“双减”政策出台之前,豆神教育就已经产生巨额亏损。2020年,豆神教育旗下主营大语文业务的中文未来收入约6.23亿元,同比增长42%;其中2020年四季度实现收入2.98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125%。线下直营学习中心是大语文业务的重要收入来源。2020年,因新冠疫情防控需要,豆神大语文全国线下门店大部分停课半年以上,对高速增长的豆神大语文业务提出了挑战。同时疫情也导致其他各项业务遇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境。

  早在去年10月,豆神教育就发布公告称,为减轻公司资金压力,降低融资成本,窦昕向上海凛卓借款1.5亿元,用于支持和保障上市公司的日常经营,包括为学生退费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

  根据豆神教育2021年报,受“双减”政策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外部经营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多项业务均遇到不同程度的困难。同时,公司在前期投资了多项与K12教育培训业务相关的资产,预计这些公司未来年度给公司带来的经济利益流入存在不确定性。其中,该公司旗下主营大语文的中文未来去年营收3.35亿元,同比下降40.64%。

  不难看出,“双减”政策的实施,让本就困难的豆神教育雪上加霜。从关联公司中文未来被列为执行人、CEO窦昕被限制高消费,到如今的窦昕质押股份换取资金支撑公司经营,豆神教育危如累卵。今年5月5日,窦昕为了“支持上市公司生产经营”,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质押了500万股股票。

  此外,公司对康邦科技17亿元~21亿元的巨额商誉减值也使得2020年亏损高达25.67亿元,2021年亏损缩小至5.923亿元。

  从20世纪90年代全民学英语的新东方(和疯狂英语李阳,到21世纪不断发展扩张的各类课外机构,再到互联网教育的兴起,技术与家长们的焦虑推动着教培在时代浪潮中稳立潮头。但出乎意料的是,“双减”政策的出台,“弄潮儿”成了“裸泳者”。教培机构有人关门,有人跑路,从业者们也纷纷迫切地逃离,微博、小红书、豆瓣等社交软件上充斥着教培业老师们的离职焦虑和牢骚,以及各类寻求新工作引荐和转行路径的帖子。

  豆神教育也在积极探索转型发展。为了尽快创收,窦昕甚至在2021年10月份就带领一批老师开始在网上做直播带货。在2021年年报中,公司表示,通过探索和实践,公司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直播流程及规则,打造了一批具备知识输出和传播能力的优秀主播。经重新规划整合后,豆神教育主营业务将聚焦两大板块:To B端业务的智慧教育服务业务和公益课堂业务;To C端业务的艺术类学习服务业务和直播电商销售业务。

  不只是豆神教育,其他教培公司们也不好过。据悉,杭州学而思的“培优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已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之后全面转型素质教育,学而思素养产品也将迎来全面升级,学而思将着力培养孩子的创新素养,重塑课程产品体系,换新课堂教学形式,赋予孩子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能力。

  远在大洋彼岸,以青少儿学科英语起家的中概股瑞思教育(REDE.US),面对“双减”政策,实施的素质教育转型发展战略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股价大跌迫使其不得不另寻出路。今年2月8日,瑞思教育发布公告宣布“转行”:公司已与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及综合运营解决方案提供商NaaS达成最终合并协议,NaaS股东将用NaaS所有已发行的股本换取瑞思教育新发行的股票。

  除了转行的,大多数仍旧想继续留在教育领域发展的企业一部分选择转型智能学习,比如硬件产品、网课等;还有一部分机构转向成人、职业教育。

  于2021年底停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的两个月后,高途(GOTU.US)(原“跟谁学”)宣布停止高中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业务。大有“归零”之势的高途开始谋求转型,向成人、职业教育以及智能数字产品方向做出尝试。目前,高途新增业务已经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教育领域。

  但高途的转型似乎并不顺畅。由于公司业务和组织根据最新的法规进行了重组,部分运营中心终止服务,公司付费课程注册人数从2020年的44.2万人减少到2021年的30.2万人。报告期内,成人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等综合辅导服务收入5.61亿元,同比下降了31.7%。

  4月22日,随着全新商务英语产品的发布,老牌教育企业新东方也作出了选择:回归成人英语教育相关领域。

  当然,教培的需求并未与教培公司的股价一样“蒸发”。比如记者正在上小学的外甥女,经常面临的就是其母亲的催促:“快点打开平板好好听课,别的小朋友家长都已经在课堂了。”不久后,在平板的屏幕那头,刚开课的老师和小朋友们打起了招呼。

  “其实教培需求一直都在,周末别的小朋友都在上补习班,琴棋书画样样行,咱家的要是拿不出点啥怎么行呢?”这位忙碌的女士告诉记者,“线下培训班取消后,现在都是线上课了,唯一轻松的是线上课不再受地点和空间约束,上完课就好了。”

发信息,建网站,做推广,免费简单高效。可发布产品服务,教育招聘房产车辆二手等各类b2b,b2c,c2c信息,百度快速收录您发的信息。会打字就会建网站,送二级域名无限空间。